电话:400-8010-571
关闭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案例解析

尴尬的“虎斗”:游戏直播不赚钱了

来源:燃次元 时间:2022-08-19 作者:马舒叶 陶淘 浏览量:

  游戏直播,似乎不赚钱了。

  近日,斗鱼( DOYU.US )、虎牙( HUYA.US )相继发布了2022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数据,从这一季财报数据来看,两家头部游戏直播平台都褪去了“光环”。

 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,本季度斗鱼和虎牙的营收同比增幅下滑,且呈现连续亏损的颓势。其中,斗鱼Q2总营收18.33亿元( 人民币,以下未注明则同 ),同比下降21.6%;虎牙Q2总营收22.75亿元,同比下降23.1%。利润方面,斗鱼倒是通过选择性采买策略,实现了连续亏损6个季度后的扭亏为盈,净利润为2350万元;虎牙则从2021年Q4开始由盈转亏,连续亏损3个季度。

  营收双双下降的斗鱼和虎牙,在收缩赛事成本,推进 “游戏+”生态布局后,仍然难以摆脱对直播打赏收入的依赖。

  根据财报数据,斗鱼Q2直播营收为17.68亿元,虎牙Q2直播营收为20.519亿元,直播收入占比均超过9成。而与上季度的21.78亿元和23.9亿元相比,本季度营收环比分别下降18.8%和14%。由此可见,随着付费用户增速放缓,虎牙和斗鱼增收也面临减速的情况。

  营收数据收窄的背后,是斗鱼和虎牙商业化尝试的屡屡碰壁和被用户“抛弃”的现状。

  2018年就注册了虎牙和斗鱼的老用户大禹表示,“喜欢的游戏主播出走后,打开虎牙和斗鱼的动力就没了。”大禹表示,游戏直播平台的付费用户大多都是“认主播不认平台”,随着部分主播出走B站、快手、抖音,传统的头部平台逐渐失去魅力。

  而除了老用户的流失,部分新用户如LAN难以适应近似“饭圈化”的社区氛围,“即使是客观评价主播的操作失误,也容易引发评论混战。”

  实际上,“江河日下”的不止是斗鱼和虎牙,整个游戏直播市场早已呈现颓势。随着直播打赏相继规范,游戏版号收紧,根据葫芦数据研究院发布的《2021年游戏直播行业洞察报告》,2021年,中国游戏直播行业大盘数据指标大幅收缩,其中游戏主播数由1395.8万下降至1197.4万;贡献人次由4.05亿下降至3.74亿。

  一方面是整个游戏直播行业增长放缓,用户规模到顶;另一方面是头部主播频繁出走,头部平台虎牙、斗鱼,以及后起之秀B站等大幅裁员。

  “凉了”的游戏直播,还有未来吗?


  年轻人,游戏直播不打赏了

  今年年中,已经下载虎牙4年、斗鱼3年的大禹卸载了虎牙和斗鱼。

  “喜欢的主播隔段时间都跑到了其他平台,关注列表越来越短,使用感大不如前,也没有打赏的意愿了。”大禹告诉燃次元,此前他使用游戏直播平台,只是因为自己关注的主播,而随着主播出走,大禹似乎没有了留下的理由。

  实际上,根据小葫芦数据研究院发布的《2021年游戏直播行业洞察报告》,2021年虎牙、斗鱼的游戏主播数量均出现大幅下滑,虎牙从301.6万降至234.8万,下降22%,斗鱼从192.6万降至159.6万,下滑17%。除了头部主播,不少中尾部主播也纷纷流失。

  此前,除了给心仪主播的大手笔打赏,大禹还钟爱在主播的直播间小店购买折扣价的游戏皮肤,除了享受一定优惠,更多是想入手该主播同款的进场文字。不过限量版的皮肤买过后新鲜感稍纵即逝,主播流失也让大禹少了“买买买”的冲动。

  和大禹一样,感受到游戏直播无趣的,还有花花。

  作为斗鱼的老用户,花花告诉燃次元,大学时他每天固定在斗鱼追直播,每个月至少会打赏2000-3000元,特别是到了竞赛季,花花和朋友经常会熬通宵观看。

  不过工作后花花没有太多空闲时间看直播,打游戏的时间也被压缩挤占,“而且现在斗鱼的自制赛事对我来说缺乏吸引力,感觉越看越无趣,所以就卸载了。”

  和花花、大禹一样,由于主播流失、赛事缺乏吸引力流失的付费用户不在少数,这也是虎牙和斗鱼面临的共同问题。

  老用户不断流失的同时,新涌入的用户则面临“水土不服”的窘境。

  今年年初,2002年出生的LAN下载了斗鱼。

  “看直播时由于某个主播对'射手'不满,因此引发了其粉丝群对另一主播的单方面围攻辱骂。”这种饭圈式的“无脑黑”举动让LAN感觉非常“下头”,另外,LAN坦言,游戏直播房间偶尔还会碰到擦边敏感的内容,让他对平台的监管力度感到失望。

  而诸如直播小店等功能,对于LAN来说也很鸡肋,“渐渐地不是为了看直播,而是为抢低价皮肤或套装而登录平台。”此前LAN在和平精英的和平小店购入了好几款新套装,但购买后他便退出了平台。

  00后的冉冉则表示,此前李现受邀参加QQ与虎牙联合举办的游戏,促使她下载了虎牙,除了欣赏明星的美颜之外,非电竞粉丝的她对于各类游戏专业术语“一头雾水”,李现的带动并未让冉冉这样的“追星女孩”真正留下来。此后虎牙就被遗忘在冉冉的手机里,每次李现上线时才会被再次打开。


  无论攻守,均困于商业模式

  老用户不再打赏,新用户并不买账,靠直播收入发家的虎牙和斗鱼,在用户增长疲软之余,商业化探索的尝试也屡屡碰壁。

  在营收方面,虎牙、斗鱼都下跌了二成以上,虎牙第二季度净收入22.75亿元,同比下降23.24%;斗鱼净收入总额为18.33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降21.6%。

  而在利润方面,面对居高不下的赛事成本,还有因流量红利见顶造成的营收增长停滞,斗鱼与虎牙分别采取的 “断舍离” 与 “烧钱换增长” 的两极方式,带来了二者不同的表现。

  虎牙本季度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为587万元,去年同期的净利润则达2.5亿元,出现巨幅下降;斗鱼在本季度则实现了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利润的扭亏为盈,净利润为2350万元,去年同期的净亏损则为1.45亿元。

  虎牙的盈利规模同比骤减,与之虽削减了营销、研发开支,但继续在赛事方面海量投入有关。

  2021年,虎牙豪掷20亿元拿下了英雄联盟( LPL ) 2021-2025年的独家直播权,同年签署了与ESL公司2022-2023两年的中文独家赛事直播版权协议。本季度,虎牙的收入分成费用与内容成本虽然同比下降,但降幅不大,从2021年同期的20.39亿元下降到了17.68亿元,减少了13.3%。

  斗鱼为了扭亏为盈,公司采取的则是保守型策略——选择性采买国际赛事,也因此节约了高达13.15亿元的收入分成费用与内容成本,支出同比下降了27.2%。

  不过,选择性赛事采买难以阻挡用户的流失之势,斗鱼的断臂降本,也意味着企业 “更加羸弱”。

  网友小南瓜就对燃次元表示,“我不追主播,一般是谁家的赛事版权多就看谁家的,所以,我觉得斗鱼已经渐渐和虎牙拉开了差距。”

  财报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。由于内容支出与版权支出的大幅减少,报告期内,斗鱼Q2的MAU从去年同期的6070万下降至5570万,下滑8.2%;而虎牙的MAU同比却增长了7.7%,从7760万增至8360万。

  艾媒咨询的创始人张毅也认为,“虎牙的资源布局虽然会凸显出短期的利润贡献不足,但是,不能单靠短期的经营业绩去判断企业战略长期的有效性。

  然而,无论是斗鱼之守,还是虎牙之攻,巨头们终究是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

  降本因素,还有财报所提及的监管与市场环境疲软等影响之下,二者在游戏直播版块的收入纷纷下降,斗鱼来自直播的收入为17.68亿元,同比下降18.8%;虎牙来自直播的收入为20.52亿元,同比下降20.4%。

  优势项被削弱,新的商业模式却铩羽而归。本季度,斗鱼来自游戏直播的收入占比依旧高达96.6%,虎牙占比也高达90.2%。

  可见在过去的几个季度,虎牙与斗鱼在 “游戏+”生态领域的布局,一直难以落实到变现上。

  在综艺方面,2021年,斗鱼推出密室综艺《光速大逃脱》、电竞版综艺《向往的生活》,夯实着自己“游戏+”的内容护城河。同年,虎牙也推出了包括《我是穿搭王》、《Pick天命圈》等节目。今年6月,虎牙又联合腾讯推出王者荣耀电竞综艺《战至巅峰》。不过,在斗鱼、虎牙的财报中,仍未提及综艺布局产生的商业价值。

  此外,活化 “游戏+” 社区,也是斗鱼与虎牙探究新商业路径的发力点。

  报告期内,虎牙新搭建了虎扯社区,同时对主播个人页、社区主场景等进行了优化升级,并上线了社区赏金赛。由此,用户便完成了从观看到参与的转化。然而,从虎牙来自广告和其他收入从3.8亿元降至2.2亿元的变化来看,社区的探索也尚未见成效。

  斗鱼则在产品方面加强了互动。“用户在看主播的直播时,可见他的游戏段位,用户还可以在直播间与主播一键组队。” 据小南瓜透露。

  自营游戏赛事的丰富布局,也是斗鱼为了弥补选择性采买国际赛事可能带来的用户出走,做出的替代战略。今年,根据不同圈层用户的内容偏好和不同游戏的特性,斗鱼与主播、游戏厂商共创了诸多自制赛事。报告期内,斗鱼推出了近95场自制赛事。

  不过,斗鱼MAU同比的下降,也可见与游戏厂牌的互动合作,还有UGC内容,也暂时未能让用户买账。


  游戏直播的出路:盘活存量市场?

  不仅仅是近期虎牙、斗鱼的财报表现,从今年上半年二者就陷入了裁员危机,B站相关业务线也被曝裁员,以及已经谢幕的企鹅电竞来看,游戏直播行业早已失去了昔日的荣光。

  用户流量见顶已是移动互联网发展十年后,几乎无可争议的事实。

  更何况在游戏直播领域,僧多粥少的局面十余年来就未曾改变。当初早年叱咤江湖的触手直播、熊猫TV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,然而,斗鱼、虎牙之外,B站、抖音、快手却又迅速填补了昔日的空席。

  “在这个存量游戏直播市场,首先得保全的就是现金储备。” 电竞行业的长期观察者、知乎答主切布对燃次元表示。

  “虽然降本增效并不是企业的长久之计,但确实是保全之策。” 在切布看来,不同于虎牙多个季度连续盈利,对于连续亏损了6个季度的斗鱼来说,继续采取谨慎的采买策略,至少可以缓解资金压力。

  事实上,2021年,斗鱼与虎牙同时购买了英雄联盟的版权,而今年斗鱼没有续约,在切布看来是 “及时的止损之策”。

  此外,在张毅看来,数字娱乐内容的策划能力,是游戏直播平台必不可缺的。

  在数字娱乐内容的探索方面,以国民游戏《王者荣耀》为切口的《战至巅峰》,就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案例。

  尽管这个6月才上新的电竞综艺,其商业价值需要时间去验证,但据艺恩数据,从6月中旬全网综艺的播映热度来看,《战至巅峰》超越了 《怎么办!脱口秀专场》与《花儿与少年第四季》,位列第一,可见电竞综艺尽管垂直,但有着较大的发展潜力。如今,在抖音上搜索话题 “战至巅峰”,也可见播放量达5.0亿次。

  “我觉得《战至巅峰》能在垂直领域火起来,跟节目的内容与嘉宾策略比较有关。” 电竞爱好者Laura分析,“我作为资深玩家,可以感受到battle时候的 ‘硝烟味’,觉得很爽。综艺的训练相关内容的展现,可以给电竞菜鸟做行业普及,降低综艺观看门槛。杨幂、张大大这样的大咖加入,更是能促使综艺破圈。”

  在切布看来,游戏直播平台的未来,还有可能作为游戏厂商下游的渠道,“利用游戏直播平台用户大都是游戏玩家的特点,游戏直播平台在游戏直播时,跳转游戏下载界面,自己做游戏发行,有着天然的优势,比如B站。”

  事实上,如今,虎牙、斗鱼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尝试,在斗鱼主页的右上角,就可见游戏下载界面,其中有一些游戏App可以直接通过该平台下载到手机上。

  抖音、快手做的则是第三方跳转的模式。在游戏直播时,用户可以通过下方弹出的游戏推荐,下载平台外游戏,平台、主播均可以获得分账收益。根据投中网报道,一位运营千万粉丝游戏达人账号的负责人称,“抖音直播加了个按钮,我现在每个月多赚了20万元。”

  除了内容的运营,商业模式的拓展,在张毅和切布看来,对于游戏直播平台来说,依然是得优质主播得天下。

  “高薪自然是吸引头部主播的筹码,但其实合理利用成本,发挥主播在本平台的优势,其实也很重要。” 切布举例,主播跳槽到新的平台,水土不服的情况很多,“比如冯提莫、Uzi去B站,效果都不如原平台,因此,平台需要思考与主播之间如何将效益最大化。毕竟,培养新的头部主播,是更艰难的课题。”

  此外,在张毅看来,疫情之下,如今的游戏直播平台困囿于线上直播,丧失了国内线下赛事的商业化路径,“等到线下市场打开之后,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电竞发展思路,应该还会促使这个行业回暖。”

  或许,在娱乐内容的发力、新商业模式的探索之下,人才效用的最大化战略之中,电竞行业还有着枯木逢春的可能。


微信扫一扫分享资讯
客服服务热线
400-8010-571
8:30-17:30
关于我们
产品与服务
收费与推广
网站特色
咨询反馈
微信公众号
手机浏览

Copyright C 202103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杭州携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2022000942号-4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12327号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翠苑街道文三路555号 EMAIL:215154437@qq.com

人力资源证: 330106202009230042

Powered by PHPYun.

用微信扫一扫